当前位置:每日经济新闻 > 玻璃幕墙何以成为鸟类“信号盲区”

玻璃幕墙何以成为鸟类“信号盲区”

  玻璃幕墙何以成为鸟类“信号盲区”

  玻璃幕墙何以成为鸟类“信号盲区”

  日前,网上一则信息引发关注:北京市昌平区一自建居民房安装玻璃幕墙,因反射天空景象太过逼真,鸟儿无法分辨,纷纷撞墙身亡。现场视频中可以看到鸟儿尸体散落一地,尚有个体痛苦挣扎,其中就有我国“三有”保护动物太平鸟。自20世纪80年代玻璃幕墙建筑引入国内至今,短短三十余年间,我国已成为世界最大的玻璃幕墙生产和使用国,玻璃幕墙面积占全球的80%以上。走在各地城市马路上,这类建筑随处可见。与此同时,鸟类误撞玻璃幕墙伤亡的新闻报道也频频见诸报端网络。城市建筑理念与生态环境保护是否不可调和?据此,记者采访了动物生态和建筑规划领域的相关专家。

  “鸟撞”事故频频发生

  日前发生在北京昌平区的鸟撞玻璃幕墙事故并非偶发个案,实际上,鸟类误撞建筑物致死,是一个全球性生态问题。那么,到底有多少鸟因撞击玻璃幕墙伤亡?

  据美国鱼类和野生生物管理局估计,玻璃建筑每年“杀死”超过3.6亿只鸟。英国鸟类学信托基金会估计,英国每年发生的鸟类撞击玻璃幕墙事件数量高达1亿起,其中三分之一死亡。“我国目前尚没有相关统计数据,但关于鸟类撞击玻璃幕墙伤亡的新闻报道的确不少。”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马志军说。

  目前,全球共有9个主要的候鸟迁飞区,我国城市集中的东部地区处于重要的“东亚-澳大利西亚候鸟迁飞区”。迁徙途中的候鸟,除了面临非法猎捕、栖息地丧失等威胁,进入高楼林立的市区后,还可能因误撞建筑物玻璃幕墙折翼于此。

  就连飞行能力强大的猛禽也未能幸免。据北京猛禽救助中心猛禽康复师周蕾介绍,猛禽的飞行速度较快,因而在撞击玻璃幕墙时,可能会发生比较严重的伤害,轻则翅膀骨折,重则脊柱断裂、颅脑出血,甚至当场直接死亡。北京猛禽救助中心近几年收治的猛禽当中,明确因撞击玻璃幕墙等建筑物受伤的多达50只,均为国家一级、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对于鸟类翅膀骨折等外伤,会根据情况做骨折修复等手术,并安排后续复健治疗。但对于颅脑出血等严重情况来讲,大多数个体都很难挺过接收后的第一周,即便度过这段时间,也往往伴有严重的神经症状,如头颈歪斜、共济失调、下肢瘫痪等等,已经丧失重返蓝天的可能。”周蕾说。

  前卫建筑使鸟迷路

  当越来越多的玻璃幕墙刻上鸟儿的死亡倒影,人们在痛心之余不仅产生疑问:城市建设中采用玻璃幕墙之风是如何兴起的?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毛其智认为,可以从建筑发展史中觅得蛛丝马迹。

  玻璃幕墙发明和使用的历史已走过半个多世纪。在其诞生之初,钢骨架和玻璃的组合给人以简约明快的感觉,加之玻璃比天然石材便宜、轻盈且透光性好,一经采用便大受欢迎。但人们很快发现,玻璃的易脆特质,使高层幕墙在热胀冷缩作用下易发生高空爆裂事故。“出于安全性考虑,某些区域开始限制使用。”毛其智介绍说。

  20世纪70年代全球能源危机后,人们对于节能建筑的呼声高涨。受此驱动,玻璃幕墙材料技术不断改进,安全性和保温性得到提升。毛其智直言,尽管材料成本水涨船高,但城市高层建筑具有地标意义,能够为投资者带来广告效应,对个人而言,自建房安玻璃幕墙能够满足某种炫耀心理,因此玻璃幕墙再次受到追捧。

  美观前卫的人类建筑缘何成为“鸟类杀手”?马志军从鸟类生态学角度给出了解释。鸟类有自己强大的“定位导航系统”,不同鸟类在飞行中判断方位的机理也不尽相同。有的鸟会凭借地磁场、偏振光判断方向,有的鸟在夜晚会以星辰作为“导航卫星”,还有的鸟凭借强大的记忆往返万里而不迷航。例如,北京雨燕最远可迁飞至南非,来年同一只雨燕仍能准确回到北京曾经的巢址“颐和园八方亭”。

  但是,再强大的定位系统也会有“信号盲区”,玻璃幕墙给飞鸟造成了不小的困扰。马志军补充道:“玻璃幕墙倒映天空和附近树林的影像,会使鸟类产生错觉;玻璃反射阳光会暂时造成鸟儿视觉障碍,来不及躲避;透明玻璃还会使飞鸟误以为没有障碍,义无反顾地冲向玻璃;夜晚城市中的灯光霓虹,也会对鸟儿造成误导。鸟儿一旦产生错觉,朝玻璃幕墙飞去,结果很可能是非死即伤。”

  难题如何破解

  北京市昌平区鸟撞玻璃幕墙事件发生后,有网友要求在城市建设中禁用玻璃幕墙。对此,毛其智坦言,从世界范围来看,还没有哪个国家明令禁止使用玻璃幕墙;从建筑创作和市场发展来看,一时也很难做出根本性改变。目前的共识是,有关各方都要积极应对因使用玻璃幕墙而产生的生态问题和其他环境问题。

  马志军认为,可尝试对玻璃幕墙做出一些调整,尽可能地对鸟类起到提示或警示作用。比如,选择有醒目花纹的玻璃,或在玻璃上粘贴一些猛禽图案贴纸,都可以起到减少鸟类撞击玻璃幕墙的作用。

  对于在玻璃幕墙上张贴图案的办法,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救护体系建设与管理科科长史洋认为,大规模贴图虽然克服了玻璃透明问题,但解决不了反光问题,除非改进幕墙材料。

  许多鸟类具备一定的紫外线视觉功能,有专家据此提出,楼宇建造者可采用添加紫外线反射材质的新型玻璃,以使幕墙在鸟类眼中不再透明,而在人类眼中仍是一片通透的玻璃。

  在自然之友法律顾问刘金梅看来,环境公益诉讼是社会组织参与生态保护和社会治理的法律途径,但仍面临诉讼成本高、举证难等挑战。是否涉及公共利益,需判断是否对物种野外群体有危害或重大危险;是否存在因果关系,需分析是因为建筑物光污染还是建筑物恰好在候鸟迁徙路线上……在鸟类撞击玻璃幕墙或其他野生动物保护类问题面前,社会组织发起环境公益诉讼还需要迈过多道坎。

  (本报记者 徐 谭) 【编辑:王诗尧】

  • 热点文章
  • 24小时
  • 7天
  • 30天